當前位置:智能 > 正文

韦斯卡对马德里:業界大咖熱議5G時代下將帶來哪些改變

2019-11-29 09:06:38  來源:新浪科技綜合

韦斯卡距离马德里 www.mdkice.com.cn

“2019新浪金麒麟高峰論壇”于11月28日在北京舉行,主題為“新征程 新使命”。在科技論壇中,新經濟觀察家、暢銷書“超級帶貨”作者王冠雄對話小米集團副總裁、紅米Redmi品牌總經理盧偉冰 、GSMA大中華區創新與生態合作總經理常潔、中國泰爾實驗室副總工程師李傳峰、中國電子信息行業聯合會專家委員會主任董云庭展開對話,共同探討“5G+”時代下的新機會。

“5G到來,手機市場應該會有一個很大的反彈。”盧偉冰透露,紅米Redmi將于12月10日發布旗下首款5G手機Redmi K30。“我相信它應該是2020年中國市場的一款5G終端的爆品。Redmi在2020年要做5G先鋒,產品上我們做得非?;?,產品策略也會非?;?。”

常潔從5G用戶的角度出發,認為中國會成為全球最大的5G市場。“我們預測到2025年的時候,全球的5G用戶總數應該是在16億,中國市場占比在40%,整個滲透率在30%左右。”

“現在5G來手機說發展最重要的制約是在標準,因為5G的標準還在不停地完善中,更迭特別快,”李傳峰認為,國際標準、國內標準統一穩定可能是對這個產業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談到5G套餐資費,董云庭表示,目前中國5G資費標準還是全世界最低的。但與此同時,5G布網的投入相當于4G的5倍左右,投資應該是在兩萬億左右。在他看來,“定價低了回收就慢,這是未來5G到C端需要解決的一大問題。”

以下為嘉賓發言實錄:

王冠雄:謝謝主持人,非常榮幸有機會主持這個分論壇,5G為什么這個話題很熱呢?3G、4G、5G,如果3G、4G產生了美團、小米這樣的企業,新的5G時代到來之后,產生了哪些巨大的紅利?決絕性因素和關鍵節點在哪里?第一個問題嘉賓回答一下,請大家用兩三句話簡明扼要地說出你認為5G相比于4G最大的特點,可以從商業、技術、產業政策不同的角度。盧總先來。

盧偉冰:中國手機從2015年到了最高峰一年達到4.7億部,連續經過了三年的持續下跌,2019年相對于2018年整個中國手機的智能手機市場下降了18%,5G到來的話,從我的角度來講,市場應該會有一個很大的反彈。

王冠雄:盧總說市場會反彈,5G帶來新紅利,請常總。

常潔:不是我說的,是行業嘉賓說的,我特別認同的一句話就是“5G不等于4G+1G”,為什么這么講呢?我是90年代入行,經歷了2G、3G、4G的發展,5G時代前所未有的火熱,苗部長說5G要遵循二八定律,以前所有的通訊主要是為人設計的,5G是為物設計,剛才主持人說萬物互聯,其實是萬物智聯,當有5G出現的時候我們要有AI,當有AI的智能出現之后,我們今后還需要什么?我借助新浪的場地我提出一個新的名詞,叫ABIoT,B是區塊鏈,我確實非常認同這樣一個技術,當我們在CT層面上有萬物互聯之后,我們在IT層面上產生了智能,再往上我們會用區塊鏈的技術,這樣我們的數據這樣的生產要素,真正可以在金融世界里面發揮它的價值,所以ABIoT。

王冠雄:請李傳峰老師。

李傳峰:從我們技術上來看,我們大約是十年發展一代,現在是5G,這個我們行業內來說也是十年磨一劍,所以這個很有重要的意義,從5G當時設計的遠景來說主要是為了解決3個方面的應用。

第一種叫EMVB,我們行業叫移動增強寬帶。這個是為將來的類似于高清視頻、AR/VR寬帶連接來用的。

第二種是URLLC,我們叫低時延高可靠,將來解決車聯網、工業互聯網這種控制類應用的。

最后一種是MMTC,就是海量連接,就是物聯網的應用。從這一方面來看,4G之前主要是解決人與人之間連接的問題,5G除了解決人與人之間的連接,還要解決人與人、物與物之間的通信。

王冠雄:李老師從三個方面講了技術的不一樣,請董主任。

董云庭:我個人認為5G主要有這么五大優勢。第一個是快速,跟4G比向于4G速度的5倍。第二個是低時延,當時定的標準是0.5毫秒,中國移動做不了,所以現在大概取的1毫秒,而4G時延的時間是10毫秒。第三個是高可靠性。第四個可能是廣連接,大家知道后來還有一條它的移動性特別好,因為有了這么五個優勢,所以無論是C端、B端,一定會有更多的應用。我非常同意信通院的說法,5G更多的應該是B端的應用。謝謝!

王冠雄:下面的問題是問盧總的,我們順序問嘉賓,作為紅米Redmi這個品牌總經理,能不能透露一下,咱們紅米準備什么時候發5G產品?另外一個,近年在智能終端這一塊,異形屏成為焦點,什么折疊屏、小米的環繞屏,咱們這邊有哪些突破?

盧偉冰:因為我們這兩天微博已經曝光了,我們12月10日,下下周二Redmi會發布Redmi旗下首款的5G手機,叫Redmi K30。下周我們開始大規模地預熱和爆料,希望大家能夠多關注一下。這款產品我講有幾個比較好的特點,第一就是支持SA和NSA雙模5G,我覺得它是一個,同時SOC處理工藝是目前最先進的工藝,來解決低功耗的問題,當然在照相和屏幕顯示方面我們有新的技術,希望大家關注,我相信它應該是2020年中國市場的一款5G終端的爆品。Redmi在2020年要做5G先鋒,產品經濟上我們做得非?;?,產品策略也會非?;?。

王冠雄:關于異形屏?

盧偉冰:我相信折疊屏一定是一個大的方向,我們很早就開始研發了,年初也展示過研發樣機。異形屏它有一個好處,它能夠實現多場景的使用。比如說平時是一個手機,打開以后可能是一個pad,就比較好地實現了我們在不同場景、單一終端的滿足,今天異形屏有幾個非常大的技術難點,現在實際上是沒有被克服的。

第一個就是它的屏幕目前來說沒法用玻璃,還是只能用塑料的方式。所以說現在大家能夠量產的都是內折的,外折的大家拿到手里一周就壞掉了,因為完全沒有?;?,目前來看內折是目前能看到的方向,除非能把玻璃實現折疊。

第二個轉軸方面,整個轉軸大約會有一兩百個轉軸的起點進行連接,目前來看這個成本也是非常非常高的。所以說這些方面綜合起來來看的話呢,目前來看應該說折疊屏的成本會非常高,但技術上面還是有一些不會那么地完美,所以我們今年上半年,我們實驗室的預熱性的產品做完了之后,我們做了多個形態,我想2020年大家有機會看到小米進入到大屏的量產。

當然除此之外,我們在屏幕的大形態方面也進行了探索,我們發布的環繞屏的探索,我們運用的終極的形態一款手機的360度全是一塊屏,這是非常大膽的探索。

王冠雄:2020年期待紅米的5G先鋒,下一個問題是問GSMA的,10月底國內5G出貨超過300萬部,簽約用戶近百萬,您覺得5G用戶在明年能達到怎么樣的規模?它完整地替代4G大概需要多久?

常潔:確實是中國的5G發展得特別快,我們鄰國的5G也發展得非常非???,韓國是從4月份真正5G開始商用的,到今年年底預計韓國將有29萬的基站,覆蓋人口到93%,基本上現在已經有一個數據放出來,已經達到了400萬的用戶,占韓國總人口比例的10%。如果韓國對標我們一個省的情況來看的話,確實我們對于中國未來2020年到2022年的5G的發展將是一個巨大的放量的年,可以同比對比我們在4G時代的時候,2012-2014年的時候這樣一個大年的建設的速率。從GSMA的角度來講,我們一直強調中國會成為全球最大的5G市場,我們預測到2025年的時候,全球的5G用戶總數應該是在16億,但這個16億主要指的人人的連接,人的這部分,中國市場我們的占比在40%,我們整個滲透率在30%左右的數字。

我覺得最近我也在不停地聽到有一些人說保守了、保守了,是不是我們還會有更快的發展,確實我們會且行且珍惜,且行且努力,一起看2025年的時候我們能一起創造一個什么奇跡。

王冠雄:常總的觀點是5G可能沒有大家想的那么快,需要一個比較長的過程。下一個問題問一下李總,剛才盧總也講了,5G不管是從終端還是面臨一些產品線的挑戰。從技術方面,制式、功耗、續航等等都會存在一些問題,泰爾實驗室做了哪些問題,幫助行業解決這個問題?另一個大家知道手機廠商都要求支持雙模,今年出貨的這些NSA終端未來網絡兼容情況是怎樣的?

李傳峰:首先,大家所說的耗電的問題,當時說得最嚴重的時候是3G的時候,耗電特別嚴重。4G的時候是多模多制式,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這些問題隨著大家的共同努力,這個技術是可以克服的,現在對手機的5G來說發展最重要的制約是在標準,因為5G的標準還在不停地完善中,它的更迭特別快,包括國際標準,包括國內的,標準的統一穩定可能是對這個產業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再就是從我們院來看,包括我們實驗室對產業界,我們院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是中國高端智庫、產業發展平臺,我們就是對政府做支撐、對產業發展做一些策略研究。

第二塊,從我們實驗室的角度,我們還有一塊就是標準類的,現在我們是在國際行業標準組織3GPP里面,包括終端相關的測試方法、測試標準這些東西,很多都是我們實驗室在牽頭制定的。同時我們也在國內制定相應的標準、方法來做到指標、測試方法要統一,這一塊我覺得對我們行業是非常重要的,而且這一塊也是整個產業鏈上下游大家都廣泛參與的。

最后,想到的是測試實驗環境怎么能幫助企業?我們這邊可能建了有實驗室等等,我們5G確實是做的主導,是走在世界前列的,2019年1月份,在GCF全球認證組織里面,也是我們實驗室提交的世界上首例NSA的協議一次性測試,2月份是SA的一次性測試,也是世界首個也是在我們實驗室來提出的。所以這一塊呢,相當于這一塊呢,我們坦白講這個產業是走在了前列的,所以我們在這些方面呢,這些環境也同時是幫助了產業的整個的終端企業,包括我們整個的產業、整個標準的完善,都是有很大的促進作用的。

王冠雄:謝謝。下一個問題是問董主任,現在大家都說5G是萬物互聯,但是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各個大公司各有各的標準,華為有它的標準,小米有自己的標準,甚至包括家電,海爾也有自己的標準,有沒有一個國家標準來規范相關的協議?5G對工業互聯網有很大的促進作用,制造業也是我們國家的根基,具體體現在哪一塊?

董云庭:我有一點非常同意,5G從C端來看,它的應用跟4G沒有差距,更多的應用是在B端,包括數字經濟、工業互聯網、遠程監控、車聯網,8K電視、3D打印等等,但是最主要的5G應用是工業互聯網,工信部從去年初開始力推,投了10億,力推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建設。前天又發布了一個新的文件,有兩句話我覺得挺有意思的,第一句話工業互聯網可能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重要支撐,5G是新一代通信技術的發展演進方向,這兩者結合起來就變成了國民經濟加快數字化、智慧化轉型的重要途徑。

我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從去年實施以來,在工業互聯網實施以來用得也并不多,但是經過快兩年的努力,現在重要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大概已經有65個,包括阿里巴巴,我昨天就在看阿里巴巴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它是屬于全價值鏈的,因為它有融資、有物流、有銷售渠道,做得非常好。第二個,在精密儀器制造過程當中也用得非常多。現在已經在很多工業部門開始應用。重點在65個平臺,平均的設備連接數是60萬臺,平均的工業協議,因為設備的連接目前最大的問題是工業協議不一致,這個問題解決不好。但是這些企業在探索的過程當中已經解決了一部分,一般協議相對來說還是比較一致的。模型平均大概830個。現在推進工業互聯網最大的瓶頸就是工業軟件,但是我們現在平均有830個,我覺得已經有了比較明顯的進步。六十幾家重點平臺公司2018年利稅800萬,注冊用戶50萬,活躍的用戶不多。但是現在工業互聯網,因為5G商用化,我個人認為沒有三年時間不行。第一,這三家運營商資金不足,因為5G是高頻段,所以它的輻射能力是有限的,布基站的時候,4G布一個基站,5G必須布三個,另外5G比4G貴。另外我們現在的鐵塔都不夠,因為計劃當中是1500萬臺基站,再有一個,這1500萬臺基站將來的管理人員還是一個問題。你們不要小看功耗的問題,5G要解決功耗的問題。功耗過高的話,穩定性就比較差,第二個,能耗量偏大。

王冠雄:董老師從中國電子信息行業聯合會的高度講了工業互聯網和能耗的問題。下面一個問題問盧總,大家都在講IoT,小米不只是中國,也是世界前四大手機商,其實也是最大的IoT企業,5G給IoT帶來哪些紅利?在3G、4G時代大家都知道手機是萬物互聯的入口,現在大家到哪兒手機都放旁邊。5G時代手機是不是核心的IoT的入口?

盧偉冰:剛才大家都講了,差不多通訊技術十年是一代,從2G到3G、到4G,2G時代是人的通訊中心,到了智能手機時代,手機已經從通信中心變化計算中心,到的5G手機會有兩個作用,第一個作用是它還是計算中心,另外邊緣計算起來以后,它的邊緣可能被弱化,但是還是一個計算中心,同時它還是控制中心。手機會帶來物和物的連接,但是物和物連接與C相關的很多事情,控制中心都在要手機上實現,這是手機在未來5G到來之后價值所在,從計算中心到計算中心+控制中心,小米很早就看到了這樣的趨勢,所以我們很早提出來手機+IoT協同發展雙引擎戰略。到今天的探索,我覺得這個商業模型基本已經成功。

我們舉一個例子,排掉手機+筆記本,全球有2.1個設備連到了我們的IoT平臺上,并且一個用戶連接了5個設備的已經超過了350萬人,道理很簡單。剛才專家講未來5G應用的場景可能是工業互聯網,但是我覺得To C到工業互聯網之間還有很多中間的區域,例如到家庭,家庭完全是一個To C嗎?好像也不完全是To C,可能到了后面還有一層,例如我們中國大劇院,中國大劇院,如果把人群臨場感的感受擴展到更多人的話就得進行該雜,但是可以遠程通過AR/VR設備來實現,這是一個典型的從To B到To C相互促進的場景,所以我覺得5G到來以后不僅是To C和工業互聯網,中間還有很多與人相關的應用場景。

基于這樣的思考,我們提出來我們要把與人相關的很多的場景覆蓋,以手機為中心的個人場景、以PC為中心的辦公場景,以路由器、冰箱、門鎖的家庭,以及車相關的出行場景,把它作為非常重要的相互的連接,這是我們對未來的看法,把未來的高速率、大連接、低延時等等特點,我們都能把它發揮出來,無論怎么去,最終還是要為人服務的。

王冠雄:我記住這句話了,計算中心+控制中心。下面一個問題還是問常總,今天到場的聽眾和網站上、手機上的朋友都關心5G有很多紅利,但是產業鏈現在面臨很多的挑戰,現在關鍵的挑戰是什么?GSMA為了克服這些挑戰做了哪些努力?

常潔:我們目前連接了全球750家移動運營商,所以我們確實看到了運營商的痛,在這個過程當中,我覺得讓我回答挑戰這個問題我特別開心。挑戰在哪兒?剛才董總說到了,我就想說最近鄭茂(音)總在我們活動上說了“333”這樣的關鍵詞。首先第一個“3”,5G因為高頻段的問題,3.5、4.9,有可能我們的基站數量是4G的3倍,我們要想一些辦法把這個站址站間距拉大,減少我們的投入。第二個“3”是我們的功耗是原來4G的3倍,為什么?這里面有一個基礎的定律,因為大家都知道移動通信講究相同定律,當你在驅動一個20兆4G頻譜的時間可能需要40瓦,當你要驅動100G帶寬的5G頻譜的時候,功率一定會上去,其實我們在功耗的優化上面已經做了非常多的工作,但是因為頻段的原因,照20個燈和100個燈需要的功耗就是不一樣,所以我們在這一點,希望各地政府,我們已經看到一些政府其實在給5G建設的過程當中,在電費這件事情上,已經給了很多的綠燈,包括減免部分,所以這個“3”,我們也看到有機會會彌補。第三個“3”就是,(忘了,先不說)。

在產業發展過程中我們會遇到問題,剛才說到To B,又說到To C,但是沒有To C的發展,To B的發展是需要探索的,今天市場上有這么多終端的數量,在消費者群體上探索新的直播、新的媒體的內容的時候,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希望能夠擴展5G的網絡覆蓋跟5G網絡的建設,把這個成本,剛才第三個3是成本比較貴,把這個成本降下來,同時有更多的精力拓展To B領域的發展。中國移動的合作伙伴大會上給了非常激進的數字,我看到那個數字的時候覺得真給力,明年中國移動采購1億部移動終端,計劃發展7000萬5G用戶,同時有5000萬泛家庭終端和1500萬模組。這個力度和勇氣我覺得是非常大的勇氣,對中國的5G,我希望走在全球的前面,我們拿出全球老大運營商的氣勢,我們也希望終端消費者能夠快速地使用到5G的服務,但在這個過程當中,問題是5G的內容是什么,我們現在在講AR/VR的內容,終端除了手機以外,下一個終端是什么?可能VR的眼鏡或者AR的眼鏡,現在佩戴暈不暈,焦距的問題、重量的問題、內容的制作,所以我們希望在這方面也能快速跟進。中國移動也有50億對咪咕內容的投入,我覺得這些力度都是非常大的,所以挑戰很大,但是信心也很足。

王冠雄:看出來了,您給中國移動打廣告了,明年5G設備采購就1億,巨大的市場機遇,下面問一下李工。今年5G不能回避的話題就是標準支撐,從NSA到SA,今年很多手機廠商同時要支持兩個雙模,SA商用產業鏈現在準備得如何?今年已經出貨的支持NSA終端的未來會怎樣?謝謝。

李傳峰:NSA是非獨立組網,SA是獨立組網,非獨立組網的概念其實就是利用5G的接入網接入到目前4G核心網的概念,這個有它的優勢,初期能實現,但是它只支持eMBB(移動寬帶連接),大速率的問題能解決,但是其他的解決不了,對我們來講,目前這個階段對進網要求,今年是允許只支持NSA的終端是可以進網的,但是從2020年1月1號以后,終端是必須要支持NSA和SA的,這樣子的問題就是將來為了后續的平滑過渡,對終端來講,客戶買了以后,這個基站是可以平滑過渡,但是終端只能是更換、替換。現在的階段來說,有NSA的終端,因為我們的網絡是逐漸升級,終端目前平均使用周期是兩年左右,這個周期內是沒問題的。但是后續2020年以后,我的終端是支持雙模的,NSA和SA兩種模式的時候就沒有任何問題。從終端成熟度來看,今年有海思的終端目前已經是支持雙模的,但是后續我們也看了整個產業鏈其他的方案提供商,都有計劃,明年能夠滿足雙模要求。

王冠雄:下一個問題想問資費問題,5G套餐已經商用,但是網友反饋說5G套餐太貴,董老師從專家的角度看5G套餐應該達到怎樣的區間用戶能夠快速普及?

董云庭:目前相當于資費的標準還是全世界最低的,韓國、日本、歐洲、北美,韓國計算人民幣的話是資費325元/月,美國是60-70美元/月,大部分資費都超過400,中國差不多120、130的水平,但是同時引起另外一個問題,我們初步測算一下,5G布網的投入相當于4G的5倍左右,當年4G是通過4000多億的投資,5G的投資應該是在兩萬億左右。我個人認為對于5G能不能走上健康發展的道路至關重要,定價低了回收就慢,因為這兩年運營商也在往下走,它也沒有更多的錢,它也要通過回收以后再投,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投下去。這是未來5G到C端需要解決的一大問題。

王冠雄:董老師講兩萬億的投資,希望運營商進入良性的循環。最后一輪問題,第一個問題問盧總,我自己的感覺今年很多手機廠商的發布會強調5G技術布局,比4G的味道要弄,您認為廠商在技術方面的積累是競爭的關鍵音素碼?4G的時候手機發布會特別頻,幾乎一年發三四款,5G時代還會有這么高的頻率嗎?

盧偉冰:從3G、4G、5G發展的過程中,3G是落后的,4G稍微有一點同步,5G我們現在肯定是領先的,應該說這些年隨著中國通訊產業的發展,大家看全球前6名智能手機廠商我們有4家,說明我們整個中國廠家的確在這方面有很大的進步。因為我們有進步,我們掌握了非常多核心的技術,我想大家也會秀一下自己的技術,這也很正常。明年是5G手機快速普及的一年,我認為這個普及的速度會超過大家的想象,其實剛才常總也講了,移動發布了一個非常激進的終端計劃,幾年我跟三大運營商頻繁交流,每交流一次大家的數字都往上抬一下,問題是整個產業發展的速度太快了,并且這次整個5G所有的引領是由中國廠家完成的,整個iPhone要比我們差不多晚一年的時間才能推出5G,我們是在引領。中國廠家對成本的下降是作出巨大貢獻的。我相信每個季度5G終端價格的下降會有一個非常大的幅度。

剛才董教授也講到,由于5G設備的投資很大,必然會讓你在開始的時候資費比較高,資費高的時候用戶就會少,如何把終端盡快地成本縮減下來,讓更多的人去用,假設現在中國三家運營商合在一起,我的印象里應該有15、16億的用戶。有5億人用5G終端、用5G的服務之后,我相信5G整個的資費一定會下來。剛才常總講應用的問題,應用一定會出來,現在大家都說看不見應用,我們內部也在討論5G的應用是什么?我相信三年之內5G的發展一定會很蓬勃,一定會有很多大家想不到的應用場景出現,所有的這些都依賴于終端的快速普及。到5G的時候終端不僅僅是手機,也許會有半終端的概念,就是我們講的IoT概念,一定是手機作為一個控制中心、計算中心,來去連接和控制所有的相關,最后實現人在不同的場景之間、在不同的5G設備中間進行傳輸的過程。

王冠雄:盧總預言5G會落地比大家想象的快,三年之內會有很多新奇的應用出現。下一個問題問一下常老師,現在大家都在講5G的B端和C端都有很大的應用空間,但是講了一年了,但是沒有看見哪一個殺手級應用出來。您預測一下可能會在哪些領域?VR等等,您可以預測一下。

常潔:每一代通信技術出來的時候我們都在問這個問題,我想強調一下,5G出來的時候,在C端已經有一點端倪了,就是以視頻為主的內容形態,無論是VR的游戲還是VR的直播,甚至是心里在韓國非常流行的就是你可以跟你的偶像一起來唱卡拉OK,他好像就坐在你的旁邊,包括在中國,前兩天我在問新直播會不會成為5G的領域?所有的領導都在舉手,我都很驚訝,因為視頻的流量會占到整個流量的85%,我們期待未來會有新的VR或者新的直播出現,他們要隔空聽到我們的召喚,趕快去進行這樣的服務提供。但是還是那句話,在C端的部分確實會很熱鬧,但是在B端,我覺得從國家角度來講,這是非常重視的部分,怎么利用5G、IoT這樣的技術,整個去升級我們今天的數字化的國家的基礎設施,這也是今天5G要進入到前行百業的部分,所以在千行百業的探索當中未來也會看到非常多的應用空間。在天津港、青島港我們就看到在重卡、塔吊的吊機合作上怎么樣提高廠區的效率,在醫療行業當中去讀MR這種大的影像的片子。其實中國的很多資源是不均衡的,5G這種技術可以在不同的行業里面滲透之后,有一票人在行業當中深耕、挖掘這個行業當中,這個技術的升級會對這個行業帶來什么。這一部分其實我們是有非常多的期待。我們叫它5G的燈塔。第三部分還有一部分是我們沒有看到的,我們管它叫未知的未知,我們管它叫5G的火種。

王冠雄:很玄。

常潔:對,因為我們在過去每一代都會有一個外面的“野蠻人”敲了門。

王冠雄:視野之外。

常潔:GSMA牽頭在今年9月24號成立了5G的創新與投資聯盟,我們希望用資本的力量挖掘未知的未知,賦能創新的企業,這一部分從聯盟成立924到今天剛剛兩個月的時間,已經聚集了大概60多家創新的公司,已經有45家VC機構,剛才我在過程當中還收到郵件,有VC還希望盡量加入進來。所以我說確實是對于未知的未知的領域會出現什么樣的應用空間和游戲玩家是我們非常期待的。

李傳峰:剛才各位專家也都談了很多,我覺得是這樣,咱們談5G應用的時候,5G的應用和5G的當年的愿景,三大技術特點一定要適應的,高可靠、低時延、高速率一定要相關的。為什么這么講?這個是5G要解決的問題,5G不是能解決所有的問題,為什么要來6G?比如說我們在飛機上、天空、海洋上5G是解決不了的,所以這就是為什么一定我們要還要做下一代預言,所以這是一塊。

第二塊呢,剛才大家講了很多5G方面的應用的事情,我其實還有一點感受,一定和剛才講的泛終端的概念,終端類型一定要很多很多,終端類型很多就不只是包括手機這些終端,可能還有眼鏡、無人機,這個能從5G的角度去促進5G,而這個事還有另一個觀點,5G也是一種底層的通信,所以它一定對將來和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這些一定要結合,一定要結合起來用,5G是用新型基礎設施,它是應基礎設施而已,新型基礎設施我們的路要越修越寬、越修越快,還要往6G下一步把路修得更寬、更快。

王冠雄:好的,李工講說5G不是完美的,還有解決不了的問題,技術永遠是這樣,沒有最好、只有更好,這是所有的科技工作者痛并幸福著嘛。下面要問一下董老師,今年大家都講是5G元年,4G給我們生活帶來了多大的改變,手機上看小姐姐都不出門了,用著紅米的手機,您預測一下3-5年之后,5G會給普通人的生活帶來多大的改變?

董云庭:我覺得5G到C端這個角度可能3-5年里面智慧家居一定是一個非常熱門的方向,智慧家居就是你家里的家電是五花八門,所以這個協議也統一不起來。我們現在有一個最大的問題,設備可以互聯,但是不能互通。現在海爾、海信都在考慮你家庭用的所有的家居技出一門,都是從他那兒出來的,避免通過網關來處理,也是挺麻煩的事情。

第二個問題,我們還面臨著一個最大的問題,傳感器,從數量跟品質上都嚴重地不足。你比方說機器人的處決傳感器,我們沒有,完全進口。我們當年測算,一個標準的智慧家居需要100個傳感器,而且也包括物理量的傳感器、化學量的傳感器,我們沒有辦法查你的血脂、高密度低蛋白,如果這些傳感器問題不解決,可能智慧家居還是停留在表面上。我估計不出三年,一定有一批比較像樣的智慧家居解決方案,不光推出,而且付之應用。

王冠雄:最后,各位嘉賓醞釀一下,每人用一句話來說一下你眼中的5G時代,你可以說萬億市場,你可以說顛覆,用一句話醞釀一下,盧總您先來。

盧偉冰:其實董老師剛才講的智能家居小米一直在做,小米家庭里面有200多個SKU在做,我們在做自己的標準,我覺得剛才講的傳感器的問題都是成本問題,所以我覺得在5G時代小米一定會繼續堅持感動人心獲得的理念,讓帶有5G連接的手機也好、各種泛智能終端也好能夠更好地走進千家萬戶。

王冠雄:替您總結一下,5G時代小米繼續領先。常老師。

常潔:我想應該是以人為本、科技向善、連接每一個人、每一個物,共同創造美好未來。

王冠雄:太正能量了,你綜合了好幾家的口號。李工。

李傳峰:我的理解應該是5G讓人生活更美好、讓行業更高效。

王冠雄:直接響應最高領導的美好生活了,董老師您眼中的5G時代。

董云庭:5G商業化將改變一切。

王冠雄:謝謝各位嘉賓的精彩分享,我是聽得非常入神,相關的速記網上都會出現,大家真的可以反復琢磨。再次感謝各位嘉賓的參與,我們把時間交給主持人。

推薦閱讀

常潔:2025年全球5G用戶將達16億

2019新浪金麒麟高峰論壇于11月28日在北京舉行,主題為新征程 新使命。GSMA大中華區創新與生態合作總經理常潔發言稱,2020年到2022年,中國 【詳細】

叫停盈利的品駿快遞 唯品會為何選擇與順豐合作?

近期傳聞不斷的唯品會與順豐合作,終于在今日官宣。11月25日,唯品會對外宣布,自2019年11月下旬起終止旗下自營快遞品駿的快遞業務,同時宣 【詳細】

運營商改名使用多年后突然改名 原因居然是這個

知情人士向運營商財經網獨家透露,中國電信集團核心要害部門之一的辦公廳已更名為辦公室,原因據稱為去機關化。這也是中國電信成立以來這個 【詳細】

黃鋒:網咖行業正面臨機遇挑戰

11月27日晚間消息,首屆全球網咖創新峰會近日舉行。玩出夢想董事長、網魚網咖創始人黃鋒指出,網咖的發展正面臨新的機遇與挑戰,應對策略是 【詳細】

著名經濟學稱:把iPhone供應鏈搬回美國是天方夜譚

11月28日報道 臺媒稱,著名經濟學家斯蒂芬·羅奇(Stephen S Roach)表示,美國企業不大可能將制造業務完全遷回美國本土。據臺灣《經濟日 【詳細】



科技新聞網版權
红鹰彩票游戏 蜜芽靠什么赚钱 旺旺龙江麻将下载 facebook用户如何赚钱 承包大水库养鱼赚钱吗 千炮彩金捕鱼怎么套现 成都比较赚钱的工作 酷知网可以赚钱 第48章 说书赚钱 麻将棋牌神辅助怎么用 一边赚钱一边花钱 杭州麻将app下载 黄金店现在怎么赚钱 河南麻将怎么打的 部落冲突升级城墙赚钱 欢乐麻将规则玩法大全